健康

醫院缺“苗”“黃牛”卻能代約?

拼手速、拼網速,卻約不上。目前,國內九價HPV疫苗預約難困擾著不少適齡女性。一些人無奈找“黃牛”打疫苗,每針要付數百元中介費。為何自行預約一苗難求,“黃牛”卻能手握苗源牟取暴利?記者展開了調查。

找“黃牛”打疫苗 每針數百元中介費

撥打社區醫院的電話,關注各大公眾號放苗信息,這樣的“搶苗”日常持續了近半年,廣州市民吳曉還沒有打上九價HPV疫苗。當前國內九價HPV疫苗適用接種年齡為16至26周歲,臨近26周歲的吳曉心中焦急,通過微博尋找疫苗“黃牛”。在一堆中介小廣告中,吳曉添加了其中一個“黃牛”的微信。

付了每針300元的中介費,等待了一個月,吳曉在東莞某個社區醫院內打上了第一針。第二針預約的時間較長,接種地點也換成了順德。

據吳曉介紹,在“黃牛”組建的顧客群里,人數有近400人。“在搭乘順風車去順德的時候,同行拼車的女生也是去接種疫苗。”

2016年,HPV疫苗在我國獲批上市。國內目前主要有二價、四價、九價三種類型的疫苗。有研究表明,通過注射HPV減毒疫苗,可以起到預防宮頸癌的作用,價數越高,所預防的HPV型別越多。目前,預防型別最多的九價疫苗需求提升,“預約難”“一苗難求”的情況困擾著不少女性。

目前,國內大部分城市接種者可通過社區醫院、官方平臺預約,有的還探索了“搖號”預約方式。深圳市衛健委3月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,深圳3月進行的2022年第3次九價HPV疫苗搖號共有527121人參與,21170人中簽,中簽率僅為4%。

為了早些打上九價疫苗,不少女性尋求“黃牛”高價加錢打。在廣州天河一社區醫院內,記者隨機采訪四位前去接種疫苗的女性,都是通過“黃牛”進行預約。“全家都上陣幫我預約,但不找‘黃牛’根本搶不到名額,再打不上我就要超齡了。”一位接種人對記者說。

技術代搶、內部渠道……“黃牛”約苗手段多

記者在網絡平臺上搜索“HPV疫苗預約”,發現大量代約廣告,代約、代搶的費用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。疫苗“黃牛”的業務涵蓋全國各大城市,一些“黃牛”聲稱“預約完一個星期內隨時打”。

自行預約“一苗難求”,“黃牛”如何能約苗成功?

記者調查發現,一些“黃牛”團隊通過技術代搶的方式提高約苗的成功率。吳曉告訴記者,在約苗的過程中,“黃牛”發送近期放苗的醫院信息,確認打針地點后,在自己的終端設備登錄吳曉的賬號,通過運行外掛編程軟件進行代搶。

今年1月,江西警方通報南昌一名研究生劉某通過編寫計算機程序代碼,充當預約、代搶九價疫苗的“黃牛”,該程序代碼可以在醫院官網自動運行。劉某開價800元至1000元,在各大社交平臺發布有關疫苗“代搶”信息。劉某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已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。

除了技術代搶以外,一些“黃牛”自稱有醫院“合作渠道”進行預約。記者以消費者的身份在“黃牛”處下單后成功約苗,在接種前夕接到自稱“醫院工作人員”的電話,告知記者接種醫院的地址。記者通過搜索發現,在該社區醫院公眾號顯示的官方預約渠道,九價HPV疫苗庫存狀態顯示為“缺苗”,且無法預約。

除了技術代搶、售賣內部疫苗以外,一些“黃牛”私運港苗,與醫療機構的護士合作攬客。據接種港苗的陳嘉敏介紹,“黃牛”在確定接種時間后提供接種醫院護士的聯系方式,接種當天陳嘉敏到達指定醫院,護士拿著針劑幫其快速接種。“我的三針是在三家不同的醫院打的,整個過程都是偷偷摸摸的。”陳嘉敏說。

HPV“疫苗自由”還遠嗎?

廣州市律協醫藥與健康業務專業委員會主任周輝表示,近年來打擊互聯網犯罪的力度不斷加大,不少法院認定“黃牛”以非常規的手段構造網絡請求,破壞了公平的交易秩序,損害消費者利益,常見罪名包括提供侵入、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、工具罪等。

如果“黃牛”通過打點醫院工作人員搶購疫苗并轉手牟利,達到規定數額,則涉嫌行賄犯罪,被打點對象則涉嫌受賄罪或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。

專家認為,疫苗屬于生物藥品,若不規范管理,對人身安全會產生惡劣影響,應出臺相應法律法規提高對“黃牛”的懲罰力度。

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婦產科副教授姚婷婷說,公眾需要改變對HPV疫苗的認知,雖然“價”越高保護的型別越多,但接種二價、四價疫苗已可以預防70%的宮頸癌,及時保護是第一步,建議適齡女性有什么疫苗就優先打什么疫苗,在完成HPV疫苗接種一年后,還可以繼續接種其他HPV疫苗。

據了解,全國多地逐步推進適齡女性HPV疫苗普遍接種策略,目前已有內蒙古鄂爾多斯、江蘇連云港、山東濟南、福建廈門等地啟動二價HPV疫苗免費或補貼接種計劃(文中吳曉、王菲菲、陳嘉敏均為化名)。

親愛的鳳凰網用戶:

您當前使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,導致網站不能正常訪問,建議升級瀏覽器

第三方瀏覽器推薦:

谷歌(Chrome)瀏覽器 下載

360安全瀏覽器 下載

韩国午夜理论三级好看